宠资讯 | 野生动物不是宠物!新华社撰文指出“警惕异域宠物风险”

发布日期:2019-03-05 查看次数: 88



 世界动物保护协会于本月21号在北京发布了野生动物异域宠物全球贸易报告《狂野之心:异域宠物贸易的残酷现状》。该报告从动物福利物种保护人类健康威胁三方面对异域宠物贸易进行分析,并指出便利的跨过空运和互联网交易是导致全球异域宠物贸易激增的重要因素。其中,异域宠物是指被人们当作宠物饲养和观赏的野生动物,他们大多来自野外,或是野生种源人工繁育的后代,且往来于其他国家和地区,包括鱼类、两栖类、爬行类、鸟类以及兽类等。


 

 野生动物异域宠物全球贸易报告发布会现场图片来自:中新网  

 

 对于宠物爱好者而言,养“异宠”要警惕个人爱好与法律许可的边界,不可一味放任自己的爱心泛滥,在冲动之下就随意购买。而是一定要多方求证查询,图片中那些萌萌的小动物,是否属于国家保护野生动物,避免自己的爱好成为他人借以牟利的工具,既祸害了野生保护动物,也给自身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因为憨态可掬而成为“网红”的亚洲水獭,不断被从野外捕捉后圈养,甚至成为了商家吸引顾客的“道具”

 图片由世界动物保护协会提供


 2月27日新华社记者栾翔撰文《野生动物不是宠物!专家警告“异宠经济”背后风险丛生》,文中指出:野生动物有别于猫狗等伴侣动物,并没有经过长达万年与人类共同栖息的驯化过程,不应该被当作宠物,因为除了会产生公共安全健康的问题,还会因为遗弃,放生或逃逸,对当地生态造成破坏,对于濒危野生动物来说,宠物化会给保护工作带来困扰,加速濒危动物的灭绝

 

 全文如下:

新华社

“异宠经济”背后风险丛生

 在野外环境中,非洲灰鹦鹉过着集群生活,是一夫一妻制,夫妻共同抚养后代,且每天长途飞行觅食。专家指出人工圈养环境中,非洲灰鹦鹉往往表现出与人类暴力受害者类似的情感和精神创伤。

图片由世界动物保护协会提供

 

 不知从何时起,饲养“异宠”——如爬虫、猛禽、野兽等等,开始大行其道。中外专家告诫,野生动物并非宠物,异宠贸易背后的盗猎、走私、对野生物种和生态环境的破坏以及给饲养者带来的健康风险,值得警惕。

 

 专家建议,一方面呼吁公众不捕捉、不购买、不饲养野生动物作为宠物,减少贸易需求,另一方面加强打击野生动植物不法贸易力度,共同保护地球生物多样性

 

 日前,联合国全面谘商机构世界动物保护协会在北京发布野生动物异域宠物全球贸易报告《狂野之心:异域宠物贸易的残酷现状》中文版,首次揭露这一价值数百亿美元的全球性产业背后,由野生动物盗猎、走私和非法买卖带来的巨大危害。


 


 在运输过程中,60-80只鸟被塞进一个鸟笼,经过最长24小时的空运,往往在抵达异宠贩子和买家手里之前就已死去,目前已知最多一

 在运输途中死亡的非洲灰鹦鹉多达340只。

 图片由世界动物保护协会提供



 “异宠”或异域宠物,是指被人们当作宠物饲养和观赏的野生动物,大多来源于野外,或是野生种源人工繁育的后代,往往来自于其他国家和地区,包括鱼类、两栖类、鸟类及兽类等。


 野生动物有别于猫狗等伴侣动物,并没有经过长达万年与人类共同栖息的驯化过程,仍是自然生物圈的组成部分,将其从野外环境捕捉、运输并作为宠物进行交易的产业,对野外种群的续存造成毁灭性打击,更因打破生物圈的平衡而对地球生态造成不可估量的损害


 根据报告,全球野生动植物贸易年交易额高达300-420亿美元,其中200亿为非法贸易额,而异宠贸易是主要的推动因素之一。目前全球统计出超过500种的爬行动物以及500种的鸟类被用作异宠交易,其中涉及大量濒危和受保护物种


 


 外表软萌的西伯利亚鼯鼠属于我国二级保护动物,有着能供短暂“飞行”的皮翼,也被人称之为飞鼠,因为其及吸引人的外表,被有些人当作宠物


 异域宠物贸易的繁荣对全球野生动物种群数量构成严重威胁,并导致一些物种出现区域性灭绝。以已列入《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附录一的非洲灰鹦鹉为例,这一遭受非法盗猎伤害的鸟类在过去50年中种群数量下降了79%,其中加纳境内99%的野生非洲灰鹦鹉种群已经消失。


 “异域宠物贸易的兴起和日益繁荣对全球野生动物的保护工作产生了重大威胁,在这一贸易链中,航空公司和互联网平台扮演了重要角色。”世界动物保护协会CEO史蒂夫·麦克维尔表示。


 前瞻产业研究院行业报告称,到2016年,中国已成为继美国日本之后全球第三大宠物消费市场,预计2023年宠物行业市场规模将超3000亿元,而其中以鸟类、两栖类和小型哺乳动物为主的“异宠”饲养占到市场规模的2.2%,比例不高但呈现不断增长的势头。


 世界动物保护协会报告指出,除了盗猎和贸易运输过程中大量死亡外,至少四分之三的野生动物因缺乏合适的居住环境、食物、活动空间以及适宜温湿度,会在家庭饲养一年内死亡。


  


 为了尽可能谋求利润,在走私过程中对于濒危野生动物的保护几乎为零,过于密集的生存环境让许多动物死在途中


 世界动物保护协会首席科学家孙全辉博士指出,调查显示,47%的异宠初次购买者几乎没有花时间研究过购买的动物,也不了解这些动物的野外保护现状与异宠贸易的真相。在了解异宠贸易背后的残酷性之后,最终实际购买的比例会下降11%。


 “我们呼吁公众不捕捉、不购买、不饲养野生动物作为宠物,且不在社交网络上传播异域宠物售卖和娱乐的视频,希望通过教育和引导公众减少需求。”世界动物保护协会项目经理郭京慧告诉记者。


 郭京慧称,中国社会各方正努力推动野生动物宠物贸易关键平台进行行为转变,其中包括网络交易平台、社交媒体、航空和快递物流公司等。


 公益组织“让候鸟飞”志愿者天将明表示,盗猎分子通过聊天软件群、直播平台贩卖野生动物,并且使用“黑话”“代称”掩人耳目,进行网上交易,并通过遍及全国的物流快递网络进行运输。



 他说,随着中国公众生态文明意识增强,已经有越来越多人加入网络监督的志愿者行列。


  



 2018年10月,厦门打掉涉嫌走私濒危野生动物活体的重大团队,初步估计市场价值约为2200万人民币

图片来自:中国新闻网



 近年来,中国海关、海警与边防公安部门也针对濒危野生动植物走私加大打击力度。2018年5月,广东查获了珍贵野生动物绿鬣蜥628只,豹纹陆龟30只;2018年10月,厦门打掉涉嫌走私濒危野生动物活体的重大团伙,涉案CITES附录一、附录二的濒危鹦鹉活体1.4万余只;今年1月,罗湖海关查获活体蜘蛛27只和蜘蛛卵5盒。


 从企业方面,2018年3月,百度、阿里巴巴、腾讯、快手等12家中国互联网企业携手国际同行,在美国硅谷成立第一个“打击网络野生动植物非法贸易的全球联盟”,承诺在2020年前将各自线上平台出现的非法野生动植物交易减少80%。



 专家指出,“异宠”被遗弃、“放生”或逃逸,已经让中国本土生物多样性深受其害,如常见的巴西红耳龟就被世界自然保护联盟列为全球最危险的100个入侵物种之一。


 


 巴西红耳龟经常在国内出现在放生场合,殊不知其极高的种内密度和极强的种间竞争力会对当地生态造成毁灭性的破坏



 同时,科学家也对饲养野生动物的公共健康风险提出警告。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75%的人畜共患病是由野生动物传播的,如禽流感、SARS、埃博拉病毒等等。



 “我们很喜欢野生动物,对它们最好的保护就是把它们留在大自然里,而不是把它们圈养为宠物。野生动物只属于大自然。”孙全辉博士说。



  




Copyright © 2008-2019 长城国际展览有限责任公司